司馬俟桓

司馬俟桓(Shiba Swhen)
真三國無雙文放置處
一般向(BG)
轉載註明作者和出處即可
舊文(創作期間為2007-2009)皆有修稿潤飾

靈魂交換(all星/all嘉)

※閱前:蛇魔背景/嘉星前提的微all星(其實是all郭嘉吧)/但因為劇情需要所以有點……那個,這個,總之慎(?)

 串場(主)角色:夏侯姬、法正、趙雲、劉禪、鍾會、姜維、太公望


郭嘉緩緩睜開雙眼,視線自模糊逐漸轉為清晰。他盯著上方透著微光的帳頂發了一會愣,那畫面愈看愈覺陌生。

他坐起身,便查覺身體那長年累月因病而積的頓重感竟消失了。困惑爬上眉眼,他又感覺到這副過於輕盈的軀體有其他不對勁。

他抬起手,撫上沉甸甸的胸口,便是一愣。原本該是平坦的胸脯,如今卻異常地隆起……

他垂首,恍惚的目光看向微敞的衣襟內,明媚春光煞時映入他的眼簾。

「咦……?」唇邊溢出惑聲,隔著衣料,他...

姜鍾星/妖星<01>

  闇色層雲渲染著紫紅的詭譎,見不著任何星與月。今日這不尋常的夜空,透露一絲絲不安的詭異氣氛,就連空氣中都有股濃重的氛圍,那樣氛圍似是大雨欲來的悶濕,又似流淌在戰場上的腥血屍臭,壓得令人喘不過氣。
  一名青年斜立倚在高樹上,染上今日妖異夜色的黑眸,冷眼瞭望遠方。遠方,在妖夜籠罩底下,是座外部看來饒富繁華、內部卻是殘破不堪的蜀國首城,成都。
  青年淡薄的冷唇,若有似無地挑起一抹笑。
  忽爾吹起的勁風夾雜冷冽寒意,掃過青年俊美的臉容、微捲的金褐長髮、靛藍髮長帶、以及肩上與其相同色調的繡紋披風。夜寒風聲掃過他周身,再掃過他身側的林葉枝枒,那因風而發出的摩擦聲響,宛若鬼哭神號。
  然而他便是這樣笑顏聽...

郭嘉鍾會/熟悉的陌生人

  ※閱前:鍾會主、郭嘉輔(?)名義上有BGCP辣但要看成嘉鍾還姜鍾什麼的我沒意見
  荀彧和正室唐潁出場有,當然要看成彧嘉我也沒意見
  哀,果然鍾會一上場就什麼都沒問題了(大誤
  然後標題看起來很虐但實際上沒那麼虐,真的,是歡樂文,請相信我(呃


  「呃,士季?這是......什麼情況......?」
  正在值勤的姜維見到友人怒氣沖沖地闖進派出所,手邊還拽著一名年輕男子。
  「姜伯約,你果然在,我在路上遇到一個怪人,快把這個人給逮捕吧!」
  姜維不明所以地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鍾會,見他頭髮亂翹,領帶歪了一邊,模樣很是狼狽。對方瞪了他一眼,他才將目光轉到他身邊的男人身上。
  那人穿著合身的湛...

陳宮呂玲綺/休假日

  ※閱前:主宮綺(?),依舊小曖昧等級/後段有魏軍師出沒……沒錯就那兩個/後話有小小置入于禁文姬(這CP的縮寫到底要寫什麼才好呀!)


  鞋跟踩踏出的規律的聲響,在明暗不定的長廊之間迴盪。

  呂玲綺直挺著腰桿,目不斜視地行走。一路上遇到幾名將士,她輕輕頷首打過招呼,並確認父親此時人待在正殿。方隨張遼在教場操兵訓練完畢,正要向父親回報。

  她拐過彎,和正殿門前的守衛對上目光,還來不及開口,便聽到裏面傳來談話聲,遂停下腳步。

  「對啦,之後便是連續的休假日……」

  「是麼。」

  在裏頭與父親談話的人是陳宮。話題帶到無關軍事方面,雖只聽到片段,兩人說話的口氣確實輕鬆不少。...

越溫柔也越暴力/禪姜星/極限挑戰60分

 ※閱前:參與《極限挑戰60分》活動-題目編號054

[宮殿]
宮殿之上,濃雲密佈。
甫抵達主城,遣了部隊歸營後,他只帶了一隊親信便連忙趕至皇宮見他。
宮內氛圍依舊詭譎難辨,而他所行經之處盡是閒言閒語,一概充耳不聞。
獲得允許宣入,他越過宮門,一路垂顏行到殿前。
他的鐵靴踩在加鋪獸類毛毯的地板上,經削減的音量仍然迴盪在偌大的宮殿內。
他在對方的注視下,屈膝跪下。
他屏息以待,然而對方始終不開口;對方不開口,他就更不能開口。
方才路上的流言蜚語,在殿內變成了無聲的利劍,四面八方往他身上刺來。
他開始數起自己的心跳聲,直到自鼻尖凝落汗水。
他稍微挪高視線,看到那雙青色的鞋,上頭比前次見到多了幾塊補釘,是他...

[番外]新房客(法星)

 ※閱前:參與《極限挑戰60分》活動-題目編號057

「我回來了。」
星彩一進入屋內,就急忙找尋法正的身影。她猜測他現在人應該會在客廳內,果不其然,法正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雙手抱著胳膊正在打盹,她一走近,就注意到尋常畫面中的一點不尋常。
不尋常之處在於法正雙腿間多了一團黑絨絨的小東西,小東西似乎聽到聲響,怔開了一只眼睛看了星彩一眼,又闔上繼續睡了。
星彩走到法正身邊,蹲身望看那只小黑貓。
法正他……把牠接回家了呢。
前些日子三娘家的貓媽媽生了幾隻小貓,到處詢問親朋好友要不要認養,當然也問到交情極好的星彩。星彩和法正多次進行討論後,決定認養待認養小貓中唯一的一只小黑貓。
然而,兩人對小黑貓的定...

馬岱星彩/無法成眠的夜晚

  ※閱前:主馬岱,前提星彩→趙雲/馬超→星彩/馬岱→?星彩


  用畢午膳,馬岱一人窩在營中角落,寫著待會進城欲採買的物什清單,聽到有人聲靠近,立即將紙筆收妥後抬頭來望。見是自家主子,咧嘴而笑:「唷,少主,怎麼就路過這啦?」

  被戳破藉口的馬超愣了一晌,遂道:「呃,也不是路過,就來看這角落有沒有花草之類的。」說著,便將手中的竹籃攤給馬岱瞧了幾眼,裡面擺了不少顏色亮麗的花草,有些還沾著些許土石泥塊。

  「花?要做甚麼?製膏藥還湯藥?啊啊!該不會……是要送哪個心儀的女孩罷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見馬超回得乾脆,馬岱正了臉色,問道:「是星彩的事?」

  馬超一臉「你怎麼會知道」,...

【伍】

【伍】


  他搬著成堆的書冊走在長廊上,轉臉隨意朝院內望去,只見一個小身影獨自坐在亭子內,他思來忖去,決定改變路線,往那座亭子步去。

  星彩見到他搬著成堆的書冊迎面走來,趕緊放下手邊的物事想上前幫忙,他苦笑搖頭說聲不必,前腳便踏入亭中。

  他將書冊堆放在石桌上,坐到椅上時見到一旁擺放了幾件衣物,其中幾件頗為眼熟,仔細一瞧,赫然是自己的內裏,他愣了好半晌,才抬臉望向坐在這些衣物另一端的星彩。

  「這些……呃……」

  「我在幫夫人補衣服。」

  他頓時語塞。記得沒錯的話,他在孔明這兒的日常起居都是自理,為何他的貼身衣物會淪落至此。

  想到這些貼身物事經過他人之手,他便感

郭嘉荀彧/永不褪色

  他佇立在杖陣之外,望看被圍困在杖陣之內的少年。少年沉著那張好看的臉面,吆喝一聲並揚起手,幾把掉落在地上幾乎與他身長相等的劍受招懸浮而起,隨少年的手勢試圖突破這座散發藍光的杖陣。
  杖陣隨他心思引雷電阻撓不斷撞擊結界的劍刃,金屬撞擊與碎裂聲不絕於耳,並伴隨少年負氣的悶哼。他頻繁地變換手勢操控劍群,然而杖陣間的雷電互相牽引,織就天羅地網,少年窮於應付,一時之間仍無法突破他的杖陣。
  身後忽爾傳來熟悉的腳步聲,卻是讓陣內的少年分了心神。幾乎在同一時間他揚手撤去陣杖,劍群沒了牽制立刻飛離數尺,接著在少年一聲令下,繞過一圈後朝他身後那人呼嘯而去。然而那人發出一聲輕笑,似算準時機點,輕輕抬手,便捉住了...

【肆】

【肆】


  徐庶睡眼惺忪地走出廂房,一樣物事滾至他的腳邊,他彎身撿起,是顆放有數個鈴鐺的竹編小球。

  他挑起眉,方才聽到的吵鬧聲之一就是此物罷,至於其它的……

  「到底在哪裏……?」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,同時有個黑影從他身邊閃過,而後便見到星彩從轉角處匆忙跑出。她一看到站在廊上的他,立刻頓住腳步。

  「徐先生……早。那個,對不住,是不是我們將你擾醒?」

  他蹙了蹙眉宇。「嗯……怎麼就在院子裏玩了呢?」

  「諸葛先生他們一早便出門了,剛好甘蔗來找我玩,所以就……」

  「甘蔗?」他愣愣地重複這個字詞,像是要回應他般,黑影忽地從一旁花叢內竄出,跑至兩人間發出響亮的喵叫聲。...

法正星彩/再等一下

 ※閱前:參與《極限挑戰60分》活動-題目編號032

最後一抹夕光終於完全沒入邊際,天地覆上一片沉寂的黝黑。
即便城樓上篝火新燃,連綿的簇火亦無法照清那條通往城門的大道。
火光隨夜風晃動,將立身於此那張蒼冷的容顏勾勒出極度鮮明的不安。
「喂,天色已經完全暗了,該回城了?」
身旁男子的手掌撫過牆緣,差一點就觸碰她置於其上的手。她僅有輕瞥,隨後又恢復成自午后上了城樓於此等待的專注神態。
她並不曉得此人何時上了城樓,是起初就尾隨她身後?還是中途偶然路經便待了下來?或者接了消息便特意前往此。
無論何者,當她意識到此,此人便已在她的身邊。
每一次、每一次。
對於他的嘆息她不予理會,目不斜視地盯向遠方。
相同...

趙雲星彩/情人節賀文

  「星彩,怎麼樣,帥嗎?」

  「嗯?」星彩將從客人桌上收拾的餐具歸放至待整理處,聽到三娘這麼問,一臉疑惑地探出頭來。

  「妳剛去處理的那桌啊!在吸菸區裡的。」

  她指的是那位個頭很高的金髮男人,與另外一位黑髮男人吧。

  「……嗯,我想,應該沒有關索帥。」

  「討厭討厭!星彩每次都拿關索和其它帥哥比。」

  「因為這樣比較省事……」

  「啊──星彩!我都聽到了喲!」三娘噘起嘴巴,不滿地說著。隨後想起什麼般,興沖沖地跑到星彩身邊。

  「吶,妳也可以拿妳的男朋友比啊!我不會介意喔~完──全不會介意!」

  三娘刻意放大了音量,讓星彩面露些許尷尬。她正想著要怎麼答覆三...

法正星彩/小嫉妒

※閱前:現代甜閃文&2016新年賀文☆


  依循心中所描繪的完美形狀,透過刀片細心地刮劃。一些生得雜亂無章的眉毛被她一一剔除,在她的刀片下,預想之中的眉型逐漸呈現。她時不時會輕柔地朝他吹氣,將落到眼睫上的眉削吹淨,這時他的眼睛便會下意識地眨動,使她不得不去注意他那修長的睫毛與深邃的雙眸,然而,他此時投來的目光似乎不同於以往,令她疑惑地抬高了眉宇。

  「……怎麼了嗎?」

  「嗯……我只是想在今年的最後一天好好看著妳啊……唔!妳剛才是不是突然用力了一下?滲血了吧?」

  星彩睨了裝模作樣地沉下臉的法正,手指輕撫過他的眉梢。「沒有。」

  法正拉開她伸到面前的手,湊向前低聲...

你是甚麼味?

  [最近的流行]
  三個人結束了軍議,這會正在閒聊。
  「對了,最近,大家都流行在說甚麼味甚麼味呢。」
  「甚麼味?」對於這個完全未曾聽聞過的詞,星彩偏過頭,疑惑地看向右側的姜維。
  「嗯……像星彩妳的話,就是星味,是星星的味道喔!」
  「那是什麼味道……?」
  「我想……應該就是那種…….星光璀璨閃耀味道吧,除此之外,還有一股似花般淡淡的甜香,是相當令人安心的味道。」
  以及,會讓人感到幸福的味道……然而姜維這聲咕噥,被在星彩左側的鍾會插嘴的說話聲蓋了過去。
  「哼,什麼星星的味道啊,說了這麼多,不就是腥味麼!」
  「士、士季……」右側的姜維頓時臉色蒼白、額冒冷汗地看向口出此言的鍾會。至於...

法正星彩/保護欲

  他已許久未見會在自己面前表露出羞怯的星彩了。

  曾經只是不經意地觸碰到手肘就能面紅耳赤的她,如今再多的親吻、甚至比親吻要更親暱的舉止,她僅有最低限度的生理反應。雪色的肌膚即便染上一層淡淡的粉色,面色惟有一片清冷淡薄。交纏的軀體所燃起的烈火,卻輕而易舉就被已經改變的她無情凍結。

  不是沒有試探過原因,反倒愈是試探,愈是讓他體會到,何謂即將失去關於她的「恐懼」。

  「……法正大人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方才一時興起而在勝利的瞬間摟住同樣也奮戰到最後一刻的她,她的反應令他憶起了最近的淡漠。

  他應聲並收起思緒,瞥向走在身側的她。

  兩人剛下戰場,她的兩手正握著盾與劍,猜忖...

嘉彧星/故事最初

  ※閱前:參與《極限挑戰60分》活動-題目編號011


  ──最後他仍做出那樣的決定。


  回過神,才發現筆跡已被方才那些回憶占滿。他眉間一蹙,沾了點墨漬的手掩起書簡。
  他側過臉,透過積了雪的窗檯,望看窗外沉冷的黑夜。
  會想起這事也非偶然,掌心下的書簡是個契機。然而,即使沒有任何契機,至今他仍頻繁地想起當初那樣的決定。
  不僅是因為自己是最能也必須得接觸那個人,以及另一人,之於他、或是之於整個勢力的重要性。
  無論何人,皆是他心中已然無法完全抹滅的存在。
  他緩緩闔上疲憊的雙眼,目中所見,與窗外的景色一樣寂黯無光。只是在這片沉黑之後,他見到有個人──...

淺嘗即止安撫性的吻(宮綺)

  ※閱前:題目取至「親吻三十題」。來源

  9.淺嘗即止安撫性的吻(宮綺)

  從未見過此人露出這般狼狽不堪的神情。
  不……該是說,他從未在自己面前,露出這般她無法言明的神情。

  好不容易才從一場惡戰中脫身,她急忙搜尋那人的身影,奈何兩軍人馬正當混仗,戰場上煙霧瀰漫,要應付不斷襲來的敵軍已是艱難,更何況是要找著身處戰場某處的那個人。
  她的父親在出戰前特別交咐過,誰都能失,就是不能失了陳宮。縱使軍議上發生之事令她困惑於父親的囑咐,她仍是當場允諾下來。
  或許是因為在她的心中,同樣也不願失去他。

  終於找著了被敵軍困住的他,一戟揮過,便擊倒正要偷他後方空隙的兩名兵卒。
  然而當...

獵星<20>

  郭嘉好整以暇地看著手中的菜單,點了杯黑咖啡和幾塊餅乾,而坐在對面的男人複製他稍早前在甜點店的模式,什麼都沒有點,但他相信他的理由絕非是為了下一場約會所做的預留。
  「請問兩位今天想點些什麼呢?」
  郭嘉笑了一聲,對服務生道:「那麼就兩杯黑咖啡吧!」
  「那個,請問,星彩她真的對你說出那句話嗎?」
  待服務生離開,姜維開門見山地開口,語氣很是焦急。
  「嗯?什麼話?」
  「……你們剛才在店裡說的話,我都聽到了。」
  就是故意要讓你聽到啊。郭嘉笑臉盈盈地瞅著他:「不好意思,我想先請教一件事,現在的你,是以什麼樣的身分來問我這個問題呢?」
  姜維怒目而視,沒有答話,臉色比起方才更顯蒼白。
  「是...

嘉星/蜘蛛耳環

  ※閱前:蛇魔背景。

  有光──
  睜開雙眼的瞬間,燭火輕微晃閃,帳上隨之擾亂的光影,頃刻又歸於靜止。
  她緩緩坐起身,迷茫的雙眼朝前方凝視。
  這裏是……哪裡?
  她看著眼前不熟悉的景色,試圖自渾沌的記憶中撈取答案。
  目光挪往擺在燭火旁的更漏,知曉目前的時辰,眉間又是一蹙。
  她已經明白自己身處何方,可是,為何,會在這種時候?
  燭火映著她的側邊容顏,火光綴亮她困惑的眸眼,同時,也綴亮了她耳上的那點幽綠。

  「對了,任務……嗯?」
  起身時,有樣物事自她手邊掉落,絆住了她焦急想去確認的腳步。
  她疑惑凝視那只掉落在腳邊的物事,敞開的木匣子中空無一物,匣上已被磨平的奇特刻紋,陳舊而...

朋友來訪

  ※閱前:題目取至「同居二十題」。來源
  ※注意:此一系列文是以「不是以戀人CP的同居」+姜維、鍾會心有所屬(星彩)的設定做為前提

      
  18.朋友來訪

  確認那輛銀色的轎車已往大街上駛去,倚在窗旁的姜維頓時鬆了口氣,他再望了眼窗外熟悉的街景,回過頭開始準備。
  環境稍做整理後,姜維將準備好的資料在客廳玻璃桌上擺放整齊。他坐往沙發,瞥見資料上的大德標誌,莫名感到刺目而轉開目光。他闔上眼沉澱著思緒,過一會,他睜眼想確認時間,便聽到外頭傳來一聲鈴響。
  他匆匆起身走往玄關,開啟門後遂而微笑。
  「嗨!姜先生。」
  站在門外的是位穿著灰色西裝的健朗青年,他一手提著公事包,另手揚起...

獵星<19>

  郭嘉看著眼前這對男女,女方端正著坐姿,拿著小湯匙慢條斯理地享用冰淇淋聖代,而男方似是對桌上的甜點不是十分滿意,拿著叉子的手顯得意興闌珊。

  由於百百的相貌相當特殊,是位身材高挑、有著紅褐色肌膚的短髮女子,且身上有著大量的刺青,而戲志才帶有病氣的俊容與那頭鐵灰色的長髮,要不引起旁人的目光也難。

  見到人們的視線都落往他們兩人身上,讓習慣成為焦點的郭嘉心裡有些不平衡,不過轉念又想,他也不需要有那些對自己毫無意義的目光,不是嗎?

  他要的,只有那些自己在乎的、重視的人們,他們看向自己的目光。

  郭嘉瞅向坐在斜對面的百百,她的獨特有種致命的吸引力,知曉她的真身,她那握著湯匙的修長手...

獵星<18>

  郭嘉獨自沿著石階而上,迎面撲來的風吹亂他的頭髮,如今風中桃香疏淡,惟獨屬於她的那股香氛依然淡得濃烈。

  當他來到山莊後方的桃花林,一眼就見到坐在其中一棵桃樹下的她,她正仰臉望天,神色未明。

  他放輕了腳步來到她的身邊,目光那麼一瞬間的對上,使他的心跳漏了一拍。他微笑不語,自然而然地在她身旁坐了下來。

  「如果說,我沒有過來找妳的話,妳才會感到意外,是不是?」

  默了幾分鐘,郭嘉開口道。星彩側臉看向他,這才發現她藏在髮下的臉膚上有傷,不僅如此,她刻意蜷縮藏匿的雙臂與雙腿上也有不少傷痕,看得他眉間一擰,但聞她一聲輕喚,心又揪得更緊。

  「奉孝……」

  「這些日子裡,有想...

獵星<17>

  郭嘉駕駛的BM公務車奔馳在通往郊區的公路上,雖是輛公務車,卻是曹老闆上週剛添購的Volvo V40。在鳳凰集團內,很少會有一年以上的公務車,超過一年的車不是直接贈給員工就是轉賣,郭嘉的跑車和荀彧的休旅車就是老闆送的。原因不外乎老闆愛車,每季發表的新車中若有對他的喜好,他就會買來作集團內部的公務車。至於為什麼不直接當自己的座車,除了會被妻小唸外,私邸也已經沒有空間讓他放車,所以只好以「購買公務車」為由來滿足他愛車的興趣。

 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荀彧穿著筆挺的西裝,臉上卻戴著口罩,秀緻的眉宇擰作一團,還不時地發出輕咳聲。

  「文若,你真的不必勉強陪我一起來。」

  「咳……我不是在勉強自...

獵星<16>

  目的皆已離去,這下子郭嘉也沒有理由再繼續待在此處,於是毫無留戀地離開這家地下撞球館。

  郭嘉沿著老舊的階梯緩步而上,牆面上故障的燈光管沒有規律地閃爍,並發出惱人的聲響,不過這些人造光,很快就被出口那片皎潔月光所取代。

  他深深吸了口地面上的新鮮空氣,仰臉望看遼闊的夜空。明亮的圓月尚未升至中央,時間還算早,他正思忖著要不要回店裡幫忙,一旁傳來的說話聲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  「你們……真的曉得其他同化的方法嗎?」

  「那是當然!如果我們只依靠情感這種不可靠的方法來增加同類,早就被這個世界淘汰啦!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嘛嘛,你會有所顧忌也是合情合理,不過,如果不去嘗試,就永...

獵星<15>

  夾在指間的球桿俐落地朝前一推,母球受力敲擊前方排列整齊的子球尖端,色彩斑斕的小球立刻散開,分別朝各個方向滾去。

  郭嘉面無表情地瞅著這幅畫面,這顆母球就像一只闖入羊群之中的狼,束手無策的羊只有到處亂竄的份。

  看著逐漸靜止下來的母球,郭嘉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,攜著球桿步伐閒適地沿著球檯移動。

  這家位在傳統市場底下的撞球館非是他經常光顧的店,理由很簡單,在這裡出沒的的男女比例大約是9:1,而且他已經習慣集團底下各式店面那種或絢麗鋪張、或低調奢華的裝潢與氣氛,因此這種場所對他而言就像是過敏原,每每踏入都讓他渾身不對勁。

  即便如此,他過去曾光顧過幾次,正因為是這種底層的是非之...

獵星<14>

  郭嘉一踏出華廈便回撥電話給星彩,電話響不到三秒立刻接通。

  「嗨,星彩,是我。」

  話筒的另一端沉默了數秒。「……你的工作呢?」

  「取消了。」郭嘉頓了一會,再道,「我以後……再也不做這類型的工作。」

  「什麼……為什麼?」

  「呵,因為我想和妳在一起啊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對方一時無話,郭嘉也不急著聽到她的續話。然而當他抬起頭,見著迎面而來的女子,居然就是正在和自己通電話的那個她,她穿著簡單的褲裝,對上目光也是一愣,全然忘了握在掌中的手機還未中斷通話。

  郭嘉先回神過來,收起手機後揚手打了招呼。「晚安,好巧啊。」

  正說到想和妳在一起,就在路上巧遇,緣分...

[番外]初遇(庶法星)

  ※閱前:「贖星」番外篇--(庶法星)


  對於她,他始終有個印象,那個印象不好也不差,用一句話來總括,那就是張翼德的女兒。

  直到在酒吧裡發生的那件事,或許,讓他對她有了嶄新的、特別的印象。

  並也因此,對她上了心。


  時值午夜,這家開在市中心的地下酒吧,聚集了許多無法成眠的人們,他們各懷心思,在酒精和樂音的伴隨下,流連忘返。

  相較於其他區域晦暗嘈雜,吧檯這處打著暖黃色的燈光,將後方陳列在木櫃上的酒鍍上一層高雅的金邊。

  法正獨自坐在吧檯前,拿著剛從酒保那接來的威士忌杯,酒液中的冰塊輕巧碰撞,他飲了一口,隨舞池播放的電音舞曲哼著旋律,期間美人前來搭訕,他都予...

獵星<13>

  兩人透過櫥窗相互凝視片刻,幾秒過去,她未在他預期中轉身離開。郭嘉在內心鬆了口氣,走往她的身旁,開口打了招呼。

  「嗨,張小姐,午安。」

  她側過身,點了點頭。「……您好。」

  「妳一個人嗎?」

  「不是……我在等人。」

  「這樣啊。那麼,我能陪妳一起等嗎?」

  星彩的視線緩緩落到他的脖子上,如今該處已經沒有留下半點痕跡。

  「……您才剛出院吧?請回去好好休息。」

  「不要緊。」他輕撫上自己的頸子,微笑:「我的身體,已經不要緊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見著郭嘉的笑容,星彩微抿起唇不再說話,而他也就當這是她的默認。


  半個小時……一個小時過去,遲遲不...

男用襯衫之謎

  時間,接近午夜十二點。

  Beautiful moment。

  送走了難得提早離開的客人,郭嘉回過頭來,從口袋裡拿出剛才發出震動的手機,有一封新訊息的提醒。

  打開訊息,他先是一愣,接著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,踱步直往沙發區。

  「文若。」

  正在工作中的荀彧沒有打斷與女客的談話,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,伸手佯裝撥開耳旁的髮絲,意思是:你有什麼話透過耳機告訴我,別打擾我工作。

  「啊……真不好意思,打擾各位美女們的興致。」

  既然無法打擾荀彧,那就打擾他的客人吧,郭嘉泰然自若地找了個位置坐下,盈盈的眼瞅著露出驚喜表情的客人們。

  「那個……我有個不情之情,原因有些難...

親吻鼻尖(法星)

  ※閱前:題目取至「親吻三十題」。來源

  11.親吻鼻尖(法星)

  身邊之人再度打了個噴嚏,星彩轉過臉,憂心忡忡地瞅向他。
  「你真的不必勉強自己……」
  對方抹了抹鼻子,擺手道:「這種程度,還稱不上是勉強……啊、啊嚏!」
  「不要緊罷?」
  「把妳想做的事情做一做,我們就回營。」
  法正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不耐,星彩瞇著眼望看他的身影,在心中悄然嘆息。
  蜀軍營地旁近日開了滿林的花,模樣煞是好看。原本她打算利用空暇之餘獨自出營收集落花,豈知他知曉這事後便要求同行。他想同行是讓她挺開心的,然而她沒料想他對花粉如此敏感。過去他頂多接觸庭院中幾叢花朵,不曾像此時般仰臉一觀就是整片粉色花海...

© 司馬俟桓 / Powered by LOFTER